用餐後我們向「櫻之宮」上路。楊春龍先生的旅遊書推薦,大阪「櫻之宮」從『JR櫻之宮驛』沿著淀川河岸綿延2km,是日本都會市中心所能見到最大氣磅礡的櫻花』。我們踏上淀川河堤時,雨勢愈來愈大,當然人煙稀少,由於今天是我們在大阪賞櫻的最後一天,行程無法延宕,所以即使是傾盆大雨也得硬著頭皮冒雨賞櫻,這算是苦中作樂吧。

「櫻之宮」是沿著淀川河堤的河濱公園,河的兩岸都遍植櫻樹成林,河濱公園內有花木庭園、有藝文廣場、有造景小橋、也有棧木步道;河濱上有咖啡雅座,白桌紅毯,三五好友啜飲咖啡,一邊遠眺河景,一邊近賞櫻林,真是意興高雅;河道上有舟艇遊河,遊船大小不一、五顏六色穿梭水上,每當船身自橋孔穿身而過,畫面構圖尤為奇巧。河堤步道遍植櫻樹,櫻木花道(不是動漫「灌籃高手」中的那個紅頭小子)綿延迤邐,雖然櫻花只開七分未滿開見頃,但花海磅礡氣勢已沛然成形,就像D罩杯下的雙峰,風韻難掩、砰然欲出。只可惜眾般美景獨缺主角¾「人」,沒有人群川流的花海,缺乏人聲笑鬧,只能暗香浮動;沒有愛侶並肩的櫻林,少了情話綿綿,只好孤芳自賞。兩公里多的櫻花步道,一路伴隨我們的只有寒風疾雨,縱然是獨攬美景,也不覺得暢意人生。

今天的天氣很糟,不但下雨,而且有風。雖然時序已是三月底,但是沒有陽光的關西,還是春寒料峭,風雨一刮,讓穿薄夾克的我們,更覺冷意颼颼。

淀川河堤不是通衢要道,除了遊客、運動的人,一般行人不太會途經路過。雖然今天是星期天,大阪的櫻花也開了七、八分,櫻之宮即使未能萬人鑽動,至少也應該像昨日萬博公園一樣遊人如織,可惜就是這場大雨澆冷了大阪人的遊興。沿著河堤一路行來,幾乎是沒什麼人,倒是在「源八橋」下看到一群人在樹下烤肉,景象比我們還要狼狽,我們沒起「同病相憐」之意,反倒有「幸災樂禍」之心。人性本惡,嘻嘻。

  

淀川河堤櫻花雖未見頃,但無垠花海磅礡氣勢隱然已現

  

河畔櫻林迤邐2公里,以「綿延」取勝

  

難以想像這櫻花見頃時,整條河濱公園暴開的花海盛況

  

如果沒下大雨,今天星期天的人潮應該也會像花潮一樣吧

沿河而行,第二座跨河鐵橋就是「櫻之宮橋」,橋邊的建築物就是「上港有名聲、下港最出名」的花見名所『造幣局』了。『造幣局』是日本大藏省的勳章硬幣鑄造廠(相當於我們的財政部中央製幣廠),庭園植種的櫻花品種與一般的櫻花不同,其中以「普賢象櫻」最為出名,這種櫻花花朵大如嬰兒之拳,是櫻花最尊貴的品種,有「百櫻之皇」稱號,花期較晚,通常在四月中旬見頃,比「櫻之宮」要晚一、二個星期,在大阪櫻花凋謝之後才登場。

『造幣局』平日門禁森嚴,櫻花見頃期間才會對外開放,是需要買票進場的(以價制量,免得人潮擠爆)。今天還未到見頃花期,並未開放。但我們從門縫圍籬外已窺得有些櫻花已開始綻放,所以我們就從縫隙中窺拍一些漏網之魚,果然是「櫻之牡丹」,吉光片羽也算意思到了。

根據旅遊書的撇步,走過「櫻之宮橋」前方的「川崎橋」到對岸,再轉彎十八拐就可以從「大阪城公園天守閣」外壕的「大阪橋」小徑,進入「大阪城公園」的櫻花林。當我還在留戀攝影「造幣局」時,女王已橫越「櫻之宮橋」;當我攝影完畢找尋「川崎橋」過橋時,女王跟我已互不見蹤影--我們竟然迷路走散了。這下糗大了,雖然我們身上各有「地鐵一日券」、日幣及護照證件,但兩人都不通日語,而且只有我有三頻手機。今天的行程還有「大阪城公園」及晚餐,看來碰不到一塊兒了。晚上回到旅館我就死定了!管她的,誰叫她不聽我的話。反正是船到橋頭自然直,繼續朝下一個行程邁進-「大阪城公園」,單人匹馬我來了!

  

造幣局正門氣派森嚴

  

淀川堤上人窺景,造幣局內雨打櫻

0330D造幣局01.jpg  

造幣局內櫻花代表-普賢象櫻

  

普賢象櫻有「櫻之牡丹」及「百櫻之皇」的尊號

  

普賢象櫻花朵大如嬰兒之拳,是櫻花最尊貴之品種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拉丁 的頭像
阿拉丁

阿拉丁的神燈世界

阿拉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